《社科工作快报》学会专刊
社科工作快报学会专刊第3期(总第92期)

发布时间:2019-05-24 | 信息来源: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苏简字第3011号


学会讯息

4月13日,江苏省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在南京举办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学术沙龙。省社科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徐之顺出席会议。来自省内12所高校的专家学者围绕会议主题展开研讨。

4月18日,江苏省少年儿童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省社科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徐之顺出席会议并讲话。共青团江苏省委副书记林小异当选为研究会新一届理事会会长。

4月26日,省世界经济学会在南京举办“‘一带一路’建设与推动江苏全方位对外开放论坛”。来自省内相关研究机构和高校的30多位专家参会,就江苏如何高质量推动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与全方位开放进行了重点探讨。

4月27日,省中华成语研究会主办的首届中华新成语学术研讨会在南通召开,来自省内外的语言学专家围绕新成语的界定、征集和推荐等展开研讨,并初步评选出45条拟推荐新成语。


专家视点

推进江苏开放高质量发展

南京大学 张二震教授


江苏经济正处在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跨越的重要关口,江苏开放型经济也必须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这就要求空间结构更加平衡、产业结构更加合理、开放领域更加宽泛、开放动力转向创新、开放制度更加完善、开放产业自主可控,实现初级生产要素向技术、知识和人力资本等高级生产要素的匹配性升级。改革开放是推进江苏开放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1.加快建立竞争有序市场体系。未来江苏开放型经济发展,唯有建立起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才能为生产要素松绑,从而激活生产要素的潜力,释放生产要素的活力和动力。为此,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

2.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加快简政放权的步伐和力度,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通过简政放权,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把有限的资源集中在做最有效的事情上,更好的发挥市场功能和作用,形成具有强大市场功能和强大政府服务功能的双强发展格局。

3.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通过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更加有利于全球先进和高级的生产要素流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部门,也更加有利于产生经济竞争效应,让国内外高级要素在亟待发展的产业部门集聚、竞争、碰撞、创新,从而推动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

4.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在省委十三届四次全会上,娄勤俭书记指出,要致力引进跨国公司总部、地区总部以及决策中心、利润中心、研发中心,着力集聚一批高能级、有活力的经济主体,以高质量利用外资促进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而吸引高质量外资必须有高质量的投资环境。

5.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施创新驱动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战略,要求我们必须执行最严厉的产权保护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激励创新要素进行创新活动的必要制度保障,也是吸引和集聚全球创新型要素的重要竞争政策。

6.利用主动扩大进口的战略机遇。新形势下依托本土市场规模优势主动扩大进口,充分发挥进口竞争效应,有助于促进开放型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背景下,江苏应该充分发挥经济总量的规模优势,依托本土市场规模,主动扩大进口,充分利用内需撬动外部世界的先进生产要素,促进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


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五度思维

南京理工大学  尤宏兵教授


改革开放40余年来,江苏开放型经济发展迅速。2018年江苏进出口总额达到43802.4亿元,增长9.5%,贡献了当年中国进出口总额的14.36%,其中出口贡献率高达16.24%;实际使用外资占全国实际使用外资总额的18.96%。但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也面临着一些障碍:一是出口目标市场过度集中增加了贸易风险。2009年来,江苏主要出口市场有:欧盟、美国、日本、东盟及中国香港,尤其是对美国市场高度依赖。但20183月爆发的中美贸易摩擦后,2018年江苏对美出口比重降低0.55%2019年前2个月大幅下降,降幅高达16.2%,影响显著。二是出口规模增长出现“天花板”。江苏出口正受到外部需求内部供给两面夹击,天花板现象有可能出现。从外部需求看,江苏主要出口市场需求不振,逆全球化潮流挤压江苏出口规模。从供给方面看,江苏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江苏制造业层次与水平不高,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中段,自主知识产权产品不多,缺乏具有综合竞争力的本土跨国公司。三是利用外资规模增长失速。江苏新批外商投资企业的增速、新批协议注册外资及实际使用外资三项指标的增速近几年不断下降,分别由201713.9%28.5%2.4%下降为20182.9%9.2%1.8%,利用外资失速显著。

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江苏开放型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须坚持五并举。一是站位有“高度”。首先,发展质量目标须向国际一流看齐,能实现进出口平衡为目标,适度扩大进口,加快建立高质量开放型经济发展系统性评价指标体系,重视引进外资质量与效益,确保外资引进符合开放型经济的绿色发展目标。二是发展有合理速度。过去江苏外贸是高速增长,现在一定要以为基础,千方百计降低开放型经济发展的环境代价;在的基础上亦须保持一定的速度,过低的增速不仅制约江苏经济高质量发展,还可能影响开放型经济发展的信心。三是增强开放广度。实现双向开放,既向东,又向西;既向发达国家,又向发展中国家开放。尤其是要在方案合理、风险可控的背景下,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放、加大对已在中国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国家/地区开放;推进苏南、苏中、苏北三地经济协同发展,加快三地开放型经济协同推进;顺应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需要,与同处长三角的沪浙皖企业协同对外开放,在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上共商、共建、共享,实施集群发展战略,以合力应对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风险,共筑高水平走出去平台。四是拓展开放宽度。一方面,江苏应由重发展出口、外贸顺差向适度扩大进口规模、保持进出口平衡发展;另一方面应由重外商直接投资轻对外直接投资向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与发展对外直接投资并重转变,利用对外直接投资,助推江苏培育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特别是较强影响力的本土跨国公司的建设与发展。五是支撑政策体系有深度。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政策制订均应以合规为准则,从有利于企业创新、大幅度提升江苏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分工地位出发,由过去的单一性政策支持向系统性政策支持转变;服务于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的建设;顺应制造业服务化发展规律,推动江苏制造业开放与服务业开放协同发展。

(以上视点根据作者在“江苏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学术沙龙上发言整理,未经作者审阅)

收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