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参阅
2018年第24期:RCEP对江苏经贸的影响研究

发布时间:2019-06-25 | 信息来源: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本文系省商务厅2017年重点课题成果。课题负责人:陈淑梅,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课题组成员:徐叙、Markum Reed、高敬云、林晓凤、张思杨)

 

[内容提要]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即将达成的RCEP对于江苏利用挖掘与RCEP其他15个成员的紧密经贸关系,促进江苏由外贸大省和制造大省向贸易强省和制造强省实质性转变,既提供机遇又提出挑战。基于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建议:1.依托RCEP推动江苏产业结构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2.倚靠RCEP大市场发挥江苏制造的本地市场效应;3.利用RCEP建设契机补足江苏服务业发展的短板;4.借助RCEP平台促进江苏制造业服务业协同发展;5.依据RCEP伙伴调整与平衡我省的亚太经贸布局;6.对接“一带一路”倡议优化我省在全球的经贸格局。

RCEP是由东盟发起并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共同参与,且致力于建立一个现代、全面、高水平和互惠互利的自由贸易协定。RCEP的建成将为江苏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协调发展提供机遇,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冲击相关产业。2015年江苏首次实现“三二一”产业格局,现代服务业发展综合指数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广东省,但是江苏制造业和服务业协同发展的局面尚未形成,实体经济领域投资不足问题仍较突出。

一、研究结论

本文以定性分析与定量研究相结合,系统研究RCEP对江苏经贸的影响。从实证分析来看,RCEP谈判的启动对于我省各行业GDP均起到促进作用,尤其是对第三产业的促进作用最为显著,且对第三产业各细分行业特别是重点行业的影响存在差异性。在江苏第三产业14个细分行业中,RCEP对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影响最为突出,对作为江苏重点行业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及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等行业起到显著促进作用。但是除去对外关系较弱的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以及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行业外,RCEP对江苏重点行业的金融业及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产生了负面影响。这与RCEP强化金融监管规则、江苏金融业规范力度不足、高铁国际市场标准不一致等因素相关。此外,RCEP对批发和零售业影响不显著且为负值。

随着RCEP谈判的深入,江苏与RCEP其它成员间的贸易规模和方向开始发生变化,与东亚及东南亚周边国家尤其是东盟和韩国的贸易联系较为密切,对其输出能力不断增强,对其产品依赖反向降低。与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印度的贸易规模则存在很大上升空间,且出口贸易发展快于进口贸易。相对货物贸易而言,江苏省服务贸易规模较小,但依然保持较好的增长趋势。

二、江苏经贸发展利用RCEP政策建议

基于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从产业结构、经贸布局、制造业、服务业及其协调发展等方面对江苏经贸发展利用RCEP的总体路径提出如下建议:

1.依托RCEP推动江苏产业结构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近年来,江苏产业结构日趋高级化和合理化,离不开国家和江苏相关政策的支持和保障。2012RCEP谈判启动以来,对江苏第三产业发展起到明显促进作用,但对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作用不显著。江苏应依托RCEP,立足于江苏自身产业特色,在继续促进第三产业发展的同时,发掘RCEP对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潜在作用,持续优化江苏产业结构,“调高调轻调优调强”产业结构,促进产业结构由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迈向中高端。

2.倚靠RCEP大市场发挥江苏制造的本地市场效应。实体经济是江苏经济的根基所在。振兴实体经济,重点、难点、出路都在制造业。实现制造大省向制造强省转变,江苏应倚靠RCEP大市场发挥本地市场的规模效应和结构效应。充分利用本土市场效应具有非线性的特点,即本土市场效应对于市场规模特别大和特别小的国家比对于中等市场规模的国家而言更加显著,有效发挥好RCEP成员不同的市场规模效应。

3.利用RCEP建设契机补足江苏服务业发展的短板。RCEP谈判显著促进了江苏服务业发展,但这一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生产性服务业依托和服务于制造业,对江苏产业融合和结构调整以及经贸发展起到关键作用,但当前江苏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偏低,且创新不足,供给能力仍难以满足其旺盛的市场需求。而RCEP强调金融服务、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对江苏而言,区域内服务贸易合作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强江苏生产性服务业供给能力,带动江苏生产性服务业乃至整个服务业创新发展,补足江苏服务业的短板。江苏应以RCEP建设为契机,引领和加快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提升江苏服务业整体水平。

4.借助RCEP平台促进江苏制造业服务业协同发展。以RCEP为代表的货物贸易自由化水平显著促进了我国服务业发展,但这一作用对江苏而言并不显著。这说明江苏货物贸易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相互协同发展存在一定的欠缺,货物贸易对服务业并未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在今后的产业发展中,应借助RCEP这一平台,利用RCEP中货物、服务、投资和经济合作等相关条款,依托快速发展的互联网,立足实体经济,加大相互联系与合作,增强人力资本、价值链等方面的融合程度,缩小经济落差,推动制造业服务化,发展服务业制造化,从而促进协同发展,以合力带动江苏的经贸发展。

5.依据RCEP伙伴调整与平衡我省的亚太经贸布局。江苏与

中国以外的RCEP其他成员的贸易联系日益紧密,但主要集中于周边国家,如韩国和日本,而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之间还存在较大的贸易潜力有待挖掘。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2017-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印度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因而江苏应充分开发与其贸易潜力,扩大贸易规模,加强与东南亚和大洋洲的经贸联系。借助RCEP这一亚太大型贸易协定,根据自身价值链优势,调整其在亚太地区的贸易布局,挖掘亚太贸易潜力,平衡亚太贸易格局。                                         

6.对接“一带一路”倡议优化我省在全球的经贸格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与RCEP成员有所重叠,如东盟和印度,其辐射国家和地区包含RCEP成员国,二者均对亚太地区经贸发展具有举足轻重作用。江苏应基于价值链布局,以产业调整和升级以及产业贸易为突破口,促进RCEP与“一带一路”倡议的相互对接,充分发挥二者对江苏经贸发展的合力作用,由点到线及面,逐步优化江苏在全球范围内的经贸格局。在全球范围内调整自身经贸布局时,注意规避TPPTTIP等中国暂未参与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促进自身经贸发展。

收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