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工作快报》学会专刊
社科工作快报学会专刊第13期(总第82期)

发布时间:2019-01-02 | 信息来源: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苏简字第3011号


学会讯息


10月27日,省杂文学会2018年年会暨胡建新作品研讨会在沭阳召开。与会杂文作家和爱好者围绕“新时代杂文‘我的主张’”主题展开研讨。

10月27日,省老年学学会“积极应对老龄化”研讨会暨青年学者老龄论坛在江苏大学召开。来自江苏17所高校的专家学者和青年学生共20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围绕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老年人医疗保障、养老国际经验比较、老年社会工作、老年精神关爱、老龄产业发展等展开深入探讨。

10月27日,由省卫生法学会、东南大学人文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中华医学会医学伦理分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医学人文高峰论坛”在东南大学召开。

11月10日,省世界经济学会在南京召开第九届会员代表大会暨“中美经贸摩擦与推动中国全面开放新格局”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学刘志彪教授、东南大学徐康宁教授分别作“建设GVC上的制造强国”、“从中美经贸冲突视角看世界经济矛盾与现状”的主题演讲。来自省社科院、省委党校、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财经大学等20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博士生、硕士生200余人参加了本届大会。省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远鹏研究员续任第九届理事会会长。


专家视点


GVC视角下的全球化与建设制造强国

南京大学 刘志彪教授

一、GVC分工结构带来的问题及变动方向

过去二十年来,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 - GVC)结构、形态、地位、重心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北美、欧洲是以服务主导的GVC,东亚(中、日、韩)是大规模的制造业GVC,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倒退为能源和初级产品的生产国,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被GVC边缘化。过去的GVC分工结构是不可持续的。第一,加剧了全球发展失衡。如中国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西方过度消费等结构失衡问题。第二,激化了国内社会矛盾。相关者受到损害,出现失业率增加和社会不稳定。如使中国产能过剩;使美国等国家传统的旧经济部门和利益全球范围内分化加剧。第三,加重了国家治理危机,增加了各国冲突风险。如美国加息减税,影响全球经济稳定。

目前GVC贸易发生了新的变动趋势:一是发达国家回归保守,“逆全球化”的一个表现,就是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浪潮推动制造业回流。二是发达国家用各种贸易歧视措施干预正常贸易,成为逆全球化的重要手段,如政府补贴、贸易救济、进口关税、政府采购本土化、投资保护、出口鼓励、非关税措施等。三是中国提出行业向GVC高端攀升,提升在GVC中的地位和话语权。四是中国要以内需支撑产业创新和升级,建立由我主导的NVCGVC。中国过去加入的GVC形态和特性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一是GVC上的“发包—承包”关系将被改变,出现产业和贸易的转移效应。二是GVC上的资金流动关系将被改变,产生投资转移效应。三是GVC上的游戏规则将被改变,传统的GVC链条上可能出现“脱钩效应”。四是GVC上的产业国际分工格局将被改变,倒逼中国对内开放、产业升级效应。

二、建设GVC上的制造强国的战略与路径

新一轮全球化战略应是基于内需的,能够虹吸全球先进生产要素尤其是人才和技术要素。应发展中国创新经济,有效提升中国技术创新的能力,提升中国制造的品质和水平。一是在GVC上培育具有“链主”地位的跨国公司。背靠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形成市场驱动型GVC,以品牌、设计、市场、营销、网络等优势,向全球供应商发出巨额的采购订单;依靠国家整体科技创新能力、工业化水平和综合国力,形成生产者驱动的GVC,制定和监督规则、标准的实施,并最终获取价值创造的收益。二是向上延伸产业链,培育GVC上的隐形冠军。建设GVC上的制造强国,必须培养出一大批拥有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和特殊材料的中间投入品供应商,即隐形冠军企业。向上延伸产业链,培育GVC上的隐形冠军,不能根据静态比较优势理论去实施所谓扬长避短策略,应该以动态竞争优势理论为指导,实施扬长补短策略,全力拓宽瓶颈部门。三是摆脱“被俘获”命运,坚持功能升级,重点发展制造型服务业。从纯粹的生产型制造,逐步向服务型制造发展,是加快制造业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也是制造业智能化发展的主攻方向。鼓励一部分优秀的中国代工逐步实施功能升级,在某些战略性产业方面建立自己的品牌和自主技术,实现制造强国的目标。四是以竞争政策重整价值链上的中低端供应商。对于资源能源类产业,在做好劳动者社会保障和失业再培训再就业的前提下,通过提高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等各种准入门槛来完成淘汰目标。对于那些进入门槛低,产能容易过剩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加强市场机制的调节。要减少行政命令,防止一刀切损害产业中真正有效率的民营企业。

 

从中美经贸冲突视角看世界经济矛盾与现状

东南大学 徐康宁教授

一、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的原因

美国挑起经贸争端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特朗普因素和深刻的经济政治因素。特朗普正在不断“兑现”上台前的诺言,对内实行减税政策,对外实行美国优先战略。在经济上,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上升,美中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美国有“吃亏”感受,这是直接导火索。从美国国内来看,美国大公司对外投资,工厂外迁,引起保守派人士不满,同时中国部分企业和资本在美国大举购置资产,“炫富”行为引起复杂反应。在政治上,美国有所谓来自中国的“威胁”,美国本想把中国纳入西方民主阵营,结果发现成就了一个“修正主义大国”、一个“战略对手”,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与美国难以一致。

二、中美贸易战的走向及其影响

中美贸易战的走向还不明朗,充满不确定性。未来存在三种可能:一是路回峰转、谈判解决。美国“中期选举”、11月阿根廷APEC会议,有可能形成契机。二是贸易战升级。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采取跟进策略,两败俱伤后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三是美国动用所有手段打压中国。美国与欧盟、日本结盟,孤立中国,并采用其他手段。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深远,对中美关系的伤害严重,对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将产生复杂影响,多边主义受到抑制。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在可控范围内,但长期影响和间接影响很大。应对中美贸易战,中国要守住底线,坚持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角色、坚定支持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原则,坚守全球价值链的中国分工地位,坚持“中国制造2025”发展战略等。要表现一定的灵活性,适当增加美国进口品、降低关税水平、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承诺不挑战美国的领先地位。同时要加强国际合作。一方面加强与欧盟、日本的紧密合作关系,加强和巩固与亚洲各国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加快与美国各州的地方合作,促进与美国中小企业的合作,广泛接触美国各方力量,争取美国民间与社会的友好关系。

三、世界经济仍充满矛盾

在政经因素复杂交织的背景下,世界经济秩序脱离制度化、碎片化,增长动力仍不强劲,新的危机若隐若现,不排除延续“新平庸增长”的可能。造成这种状况的本质在于世界经济存在重大结构性矛盾。一是全球性生产与消费之间的严重不平衡。以中美两国为例,中国生产了世界上最多的产品,大大超过国内的消费能力,而美国消费了世界上最多的产品,大大超出其消费能力,不仅几乎没有储蓄,而且举债消费。二是全球供给与需求来源的版图严重不平衡。世界经济增长版图发生重大变化,增长引擎开始由西方转向东方(亚洲),仅中国和印度两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近五成。但世界需求依旧主要由西半球提供,西半球经济不景气,东半球经济增长持续性受到严重影响,三是具有世界水准的生产效率与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日渐背离,产生无法协调的矛盾。在国际分工的日益严密细致的背景下,效率的提升与阶层的分化发生在“同一屋檐下”,各自不断加速。一方面是越来越具有世界水准的生产效率,另一方面是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两者渐行渐远,无法协调。经济全球化卷入越深的国家,这种矛盾就越突出。

(根据作者在“中美经贸摩擦与推动中国全面开放新格局”学术研讨会上发言整理,未经作者审阅)



报:省委宣传部

送:省有关部门、省社科联常务理事、相关高校社科处、省级社科类学会(研究会)、市县(市、区)社科联、外省(市)社科联

收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