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6年第48期:江苏杠杆现状分析与去杠杆思路建议
  • 主要作者:张颢瀚  省政协常委、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刘晓星  东南大学金融系主任
    王一舒  常州大学
    钱东平  省金融办
     
     
        [内容提要]江苏社会各部门杠杆风险总体可控,金融部门杠杆风险较高。面对当前经济新常态复杂的去杠杆化进程,政府引导与市场机制协同发挥作用日显重要。建议秉持“稳增长、降杠杆,调结构、转杠杆”的思路,通过“有减、有加、有转移”的市场动态调整过程,着力形成我省新时期实体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为供给侧改革提供针对性支持。为此提出政策建议:助推金融“避虚向实”,实现金融供给在产业上的整体性平移;外引内联协同合作,实现杠杆从旧的产业体系向新型产业体系转移;用活资金盘活资源,实现财政创业共享经济平台优化;简政放权稳增长惠民生,为去杠杆创造良好社会环境。
        江苏作为全国第二经济大省,在产业技术升级和创新方面有先发优势。面对当前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推进有序有效去杠杆化,有利于营造良好金融财政环境,增强抗风险能力,促进经济行稳致远。
      一、江苏各部门杠杆率现状分析
        1.政府部门杠杆率较低。截至2015年底,江苏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为10556.26亿元,或有债务余额7569.42亿元,江苏全省债务率为68.5%,政府部门杠杆率为15.05%。相较2013年政府债务总额年增长率为10.78%,政府部门杠杆率下降9.75%,债务规模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债务风险稳定可控。
        2.金融部门杠杆风险较高。江苏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呈逐年上升趋势,从2013年的1.24%(全国为1%)上升到2016年一季度的1.86%(全国为1.75%),与全国差距呈逐步缩小趋势;资本金充足率一直略低于全国水平,2016年一季度为12.65%,比全国低0.72个百分点。分析表明,金融部门杠杆风险略高于全国水平。
        3.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风险总体呈下降趋势。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来自三方面:银行传统信贷、金融市场债务工具发行、类影子银行的信用融资,其中2015年底江苏非金融企业银行信贷余额60731.91亿元,占GDP的86.6%,低于全国银行信贷GDP占比15个百分点。综合分析,不考虑市场信用占比,2015年较2008年江苏工业企业整体杠杆风险下降幅度为22%。课题组运用资产负债率、资产周转率和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对江苏工业企业的杠杆率进行分析,发现:相较2008年,全省规模以上企业,各行业资产负债率都有所下降,除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受产能过剩影响净资产收益率大幅下滑,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持平,其他各行业盈利能力都有所提高,新兴产业(医药制造业)及文化产业(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净资产收益率增幅较大,为我省新增经济增长点;除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外,全省各行业杠杆风险呈下降趋势。
     
    表1 江苏省实体企业杠杆风险变动状况

    行业或所有权性质

    资产负债率%

    总资产周转率%

    净资产收益率%

    杠杆风险

    2008

    2014

    2008

    2014

    2008

    2014

    2008

    2014

    国有控股工业企业

    61.35

    60.68

    94.1

    85.28

    2.26

    12.06

    28.79

    5.90

    私营工业企业

    63.64

    56.37

    184.1

    181.63

    20.69

    26.10

    1.67

    1.19

    国有控股建筑企业

    -

    69.12

    -

    78.15

    -

    8.39

    -

    10.55

    私营建筑企业

    -

    56.04

    -

    126.55

    -

    14.09

    -

    3.14

    煤炭开采和洗选业

    61.95

    56.72

    68.13

    35.74

    19.84

    1.5

    4.58

    105.8

    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62.67

    63.2

    168.3

    156.2

    21.44

    29.0

    1.74

    1.40

    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62.1

    61.73

    288.2

    213.4

    16.84

    21.07

    1.28

    1.37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56.67

    58.05

    113.05

    127.96

    13.6

    19.53

    3.69

    2.32

    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

    67.80

    59.44

    315.08

    279.96

    -21.89

    19.19

    -0.98

    1.16

    医药制造业

    41.9

    40.25

    129.6

    144.6

    11.34

    25.4

    2.85

    1.10

    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

    56.94

    51.88

    164.83

    167

    17.85

    17.7

    1.94

    1.76

    农副食品加工业

    62.23

    56.05

    256.02

    250.35

    29.84

    34.47

    0.81

    0.65

    食品制造业

    54.25

    50.29

    106.99

    135.17

    15.69

    20.77

    3.23

    1.79

    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

    54.33

    42.49

    140.03

    96.53

    25.16

    25.3

    1.54

    1.74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

    55.19

    52.38

    204.91

    208.91

    14.90

    28.87

    1.81

    0.87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供应业

    67.71

    60.86

    61.41

    63.24

    0.54

    16.51

    206.03

    5.83

    建筑业

    -

    60.8

    -

    134.31

    -

    16.589

    -

    2.73

     
     
        注:数据来源《江苏省统计年鉴2007》及《江苏省统计年鉴2015》;由于统计年鉴信息披露原因,造成部分表中数据或计算结果缺失,用“-”表示。杠杆风险为不考虑市场信用占比时,资产负债率×(1/ 资产周转率)×(1/ 净资产收益率) 
        4.居民部门杠杆率较低。截至2015年底,江苏居民部门负债20202.56亿元,其中,消费性贷款15474.26亿元,经营性贷款4728.31亿元,消费性贷款占比76.6%。2008—2015年,江苏居民部门消费性贷款增长了5.365倍,居民部门杠杆率为28.8%,较2008年上涨18.33%。与全国居民部门相比,杠杆率绝对值和增长幅度都属于偏低水平。
      二、江苏推进供给侧改革中去杠杆化的政策建议
      面对当前经济新常态复杂的去杠杆化进程,政府引导与市场机制协同发挥作用日显重要,建议秉持“稳增长、降杠杆,调结构、转杠杆”的思路,通过“有减、有加、有转移”的市场动态调整过程,着力形成我省新时期实体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1.助推金融“避虚向实”,实现金融供给在产业上的整体性平移。注重改变和扭转资金在虚拟经济领域的“空转”现象和趋势,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同时实现去杠杆化。一是突出重点领域。在资产端的配置上围绕“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实现重点引导突破,创新和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和效率,利用金融服务平台以互联网+金融+实体经济的方式,实现降杠杆、转移杠杆和支持创新的良性循环。二是改革债务端结构。采取剥离生产性债务、盘活人员性债务、核销沉没性债务和推动具备残值的有价资产价值实现等方式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在推动金融“避虚向实”的过程中,通过政府、金融机构和民间金融三方合力,必要时以财政资金配合引导投资进入实体经济,增加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提供有力的融资支持。三是促进金融业自身发展转型。继续推动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重组改制,有效降低银行业金融机构去杠杆化进程中的潜在风险。银行业金融机构进一步优化资产负债结构,支持实体经济部门有序降低负债水平;继续配合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积极开展PPP融资服务,有效防范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支持企业金融债务重组,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去除过剩产能,保持去杠杆过程中的经济社会稳定。四是支持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积极引导非银行金融机构更好地发挥作用,稳妥推进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延伸产业链金融服务试点,加快金融租赁公司的特色化发展,积极开展大型设备、新型制造设备和精密制造生产线的金融租赁业务。注重利用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新技术,提高对科创企业的金融服务、风险管控和科学定价能力。通过推动河西金融城等项目,建设金融“制高点”,形成金融资源在江苏的集聚。
        2.外引内联协同合作,实现杠杆从旧的产业体系向新型产业体系转移。跟踪最新国际产业动态,积极把握前瞻性和先导性产业的引入和人才的集聚,打造产业技术升级的新平台和载体,发挥好江苏人才大省的优势和爆发力,构建新型产业体系,实现杠杆从旧的产业体系转移到新型产业体系上,降低实体经济中杠杆风险。“外引”通过全球引智的方式将工匠精神引入到中国制造的过程中,建议利用制造业大省的技术积累、教育大省的知识储备和苏南现代化示范区及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的政策优势,借鉴苏州新加坡园区的建设经验,以金融杠杆与新机制促进同瑞士、以色列、芬兰、德国等先进制造业国家合作共建新型产业园区(如3D、无人机、机器人、生物医药、现代农业等)。“内联”是要协调省内外区域发展,利用区位整合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高端产业,实现“次优”产业有序转移,打造新的增长极,发挥技术溢出效应,带动江苏整体产业的创新升级。
        3.用活资金盘活资源,实现财政创业共享经济平台优化。一是盘活存量优化增量,实现财政精准发力。通过制度创新增加财政资金来源,发挥财政政策定向调控优势,对新型产业领域提供支持,通过财政适当加杠杆帮助企业去杠杆。在投资方式上进行适度创新,通过PPP、城投债发行、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引领社会资本投入。集中在开发区和高新园区,定向支持一些新型的、具有较好发展前景的领域进行拓展,减少竞争性领域的投入。财政配合金融行业并通过信贷重点支持前瞻性产业技术创新、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两大专项”,以及产学研协同创新等“十大行动计划”等,在重点领域起到复合型作用。通过投资、减税和补贴等方式支持“双创”和“先进制造+互联网”企业发展。在当前政府约束债务扩张的背景下,作为逆周期的对冲工具之一,财政的精准发力要做到风险可控,不突破负债红线。二是积极搭建创业平台,激活微观主体创新。搭建创新创业平台,形成系列激励制度措施,加快微观主体自主创新步伐,通过促进和形成内涵式增长来推动去杠杆化进程。摒除要素规模驱动思路,以企业为中心,特别关注中小微企业,加快形成社会创新环境,打造尝试平台,提供“试错”后的政策保障,消除后顾之忧。在激活创新、推动创业的过程中,政府的“有形之手”以环境营造、综合服务、政策支持、外部助力为主,尊重微观主体的自主选择以及市场竞争的检验;在推动创新项目和计划时注重政策的公平性,确保具有创新能力和良好发展前景的微观主体脱颖而出。三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着力打造“共享经济”。围绕互联网+和大数据等新型业态,拓展经济发展模式,着力打造江苏“共享经济”产业集群,盘活存量资金和资源,提高金融效率,通过资源的重新配置来化解产能和扩大高端供给,有效推进供给侧改革中去杠杆化进程。
        4.简政放权稳增长惠民生,为去杠杆创造良好社会环境。一是政府加快简政放权,提升经济活力。在简化程序、放宽准入的基础上简政放权,加快服务创新,完善政府服务跟进监督体系,提高服务监管水平。创造条件提高市场的自由度和人的自由度,打造开门政府、服务型政府,必要的权还于市场,给予民众更多的自主选择权利。二是保民生增加就业,降低去杠杆风险。着重解决和完善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需求,如看病就医、上学就业、家政服务等。通过支持创业带动就业,在增加就业中提高经济活力,实现人力资本积累;在创业中“取智于民”,寻找产业新的增长点和发展方向。利用“互联网+”拓展农村、农业就业渠道和岗位,完善城乡一体化的创业和就业支持体系。发挥好社会保障的社会稳定器作用,加速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利用社会保障兜底下岗职工的安置成本和再就业培训成本,保持社会稳定和人力资本的再利用,保障去杠杆化的低风险推进。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